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数据 > 海洋 > 海洋资源

南沙故事:谁主持了现存虎门炮台的建设工程

    
       现存的虎门炮台工程是当年广东省国防工程中的头号重点工程,每座炮台造价也是天文数字,仅“台工”就需4000两白银,其中安装的进口大炮的裸价都要3万两白银(《张之洞全集》4册,2482页)。在当时的条件下,这种工程当然必须是由全省的一把手亲力亲为,否则不可想象。但是由于晚清的虎门炮台工程持续在20年以上,期间曾有多个两广总督,真要分清是谁所为还是有一些难度。比如虎门上横档炮台的东台和大角炮台中的振威、振定台门楼匾额上都有“两广总督部堂张”的落款,这两位姓张的总督是一个人吗?光绪时期有张树声和张之洞相继为两广总督,炮台门楼上的落款是这二张中的哪一个呢。由此而来更重要的问题是:还有许多门楼已毁的炮台,其修建的具体年代也无从知晓。翻检一下常见史料和现有成说,没有明确的答案。因此只好梳爬史料,试为之说。
  大角炮台振威台门楼匾额。
  一、光绪二-七年(1876-1881)刘坤一和张树声修建威远月台
  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将虎门炮台摧毁后的二十年里,虎门几无任何防守,对此,同光时的名臣郭嵩焘曾有专门论述。这种状况直到光绪二年始有改观。同治末年时,在日军入侵台湾的压力下,清朝廷要沿海各省加强海防,当时两广总督张兆栋计划在珠江和虎门修筑4座炮台,即今广州车歪台址上的大黄滘台、二沙岛上的中流砥柱台和虎门的威远台、下横档台。其中珠江上的2座炮台先期开工,虎门这2座台延至光绪二年,在时任两广总督刘坤一的主持下才开工建设,李瀚章曾说:“广东虎门等处各炮台自光绪二年修复。”工程于光绪六年(1879)初步竣工,工程收尾在光绪七年(1881)底,由时任两广总督张树声主持完成。
  当时西式炮台模式已传入中国,比较之下,这4座旧式炮台已是非常落后,张树声曾说其“不特难与泰西各国相较,即比之北洋之大沽、北塘,南洋之长江、吴淞,亦相去远甚。”因此,后来其中的3座均被拆除,只有威远台保存至今,即今天的威远月台。
  二、光绪七-八年(1881-1882)张树声修筑西式威远台、定洋台和下横档台
  淮军将领出身的张树声(字振轩)曾在光绪五-八年和九-十年先后两次出任两广总督。在光绪七年第一次的任期内,他在刚刚完成旧式威远和下横档炮台修建的同时,同时开始在这两处修筑虎门第一批西式炮台:威远台、定洋台和下横档台。他在光绪八年三月奏折中说:“威远台外及上层各添筑露天台一座。下横档前后山腰添筑露天台七座、扇面台一座,皆安设最大新式洋炮,以便远击敌舰。复在威远台左鹅嘴地方,仿照香港新式建造定洋炮台一座,以为辅翼。”
  这次所修筑的炮台(包括南沙现在的下横档台)基本保存至今。
  三、光绪九-十年(1883-1884)张树声、彭玉麟修筑沙角、大角(含蒲洲)上横档炮台,形成虎门五大西式炮台群的基本格局
  光绪八年四月,因淮系首领李鸿章丁忧,张树声替代出任直隶总督、北洋大臣。光绪九年(1883)法国开始侵略越南北方,越南国王请援,形势非常严峻。清廷令张树声回粤备战,于是他第二次出任两广总督。在此之前,他早已听说广东方面要在虎门和珠江上新建炮台。到粤后,才发现实际竟无任何进展,他曾感叹:臣前在天津见前署督曾国荃抄咨六月十一日会奏密地预筹海防疏,备陈虎门之沙角、上横档、浮(蒲)洲山、饭萝牌等处,均需增筑炮台。迨入粤境,行经虎门,见沙角、上横档、浮(蒲)洲山、饭萝牌均寂如也。地方文武来迎,询以各处修筑炮台事,则茳无以应。

  上横档东台门楼匾额。
  在当时中法战争的紧迫形势下,他一到广东,就立即启动虎门炮台的建设工程,在稍后赶来的湘军名将彭玉麟的协助下“购大炮于德国,运水雷于英厂;筑台垒于虎门、长洲、鱼珠、沙路”。到光绪十年三月,“各台炮位现已到齐,塞河水雷各事现已次第筹布。虎门外沙角、大角两处亦经兵部尚书臣彭玉麟拨派湘军筑台驻守,统计广东防务均已粗有规模”。西式的虎门要塞至此已基本建成,它是由新建的沙角、大角(含蒲洲)、上横档炮台以及张树声第一次主政两广时已兴建的威远和下横档台共五大西式炮台群所组成。具体来说,这次所建的炮台是沙角地方分筑炮台十三座:内沙角旧台一座,系属修复;捕鱼山筑台四座、仑山筑台二座、奇山筑台一座、归藏山筑台一座、白鹤山筑台二座、穿鼻湾筑台二座,均系新增。又大角地方,分筑炮台五座:内大角旧台一座,系属修复; 二角筑台一座、浮(蒲)洲筑台三座。
  这次所修筑的炮台(包括南沙现在的蒲洲台、已消失的大角山振扬台和本文前面提到的上横档台)中的大多数都保存至今。
  四、光绪十一年(1885)后张之洞、李瀚章增建改建炮台
  张树声以后的两任总督张之洞和李瀚章都非常重视虎门炮台,在其任内多次建设、改造炮台。光绪十一年张之洞主持“采取西法,作露天台式,以灰沙、洋泥层层舂筑在沙角环抱之处,倚山迤逦新筑台4座;威远旧台后山半新筑台3座;大角增台2座;下横档岛山顶增台1座;上横档岛添置巨炮一尊”。这里所说的大角增加的两座炮台就是本文前面提到的振威和振定台。另外,光绪十九年(1893)李瀚章曾在虎门沙角增建一些炮台。
  至此,我们再来看本文开始时提到的炮台门楼匾额,由于上横档东台门楼上是光绪十年的匾额,上面的“两广总督部堂张”应是张树声;大角振威、振定台门楼匾额落款是光绪十一年,上面的“两广总督部堂张”应是张之洞。道理很简单,张之洞是在光绪十年闰五月二十日才接下两广总督大印,此前已建成的炮台当然是其前任所为了。(黄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