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动 > 在线访谈

领导介绍

广州市农业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李仲铠

图片欣赏

本期访谈

访谈主题: 羊城论坛“菜篮子”供应大家谈

访谈时间: 2018-03-29 10:00:00

访谈嘉宾:广州市农业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李仲铠

  •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观众,欢迎收看羊城论坛。民以食为天,“菜篮子”是关系到我们一日三餐的重大民生保障工程,“菜篮子”的供应核心保障之一,就是农产品的源头,对农产品源头的监管,是食品安全风险防控关键的环节。今年农业部将“菜篮子”工程的战略重点,从保量向保质作转变,将食品安全作为重中之重,全国实施“菜篮子”市长负责制,大力推进“菜篮子”产品结构性改革。为了适应广大市民对农产品和“菜篮子”产品日益提高的需要,今天的《羊城论坛》就以“菜篮子供应大家谈”作为主题,广邀社会各界为广州的“菜篮子”工程建言献策。

主持人:说到“菜篮子”,我们每天都离不开。从早餐到宵夜,大家都很关注我们餐桌上的供应是否足够。其实“菜篮子”1988年已经进入了公众的视野,在这么多年之后,到底广州市民是否知道“菜篮子”里包括了什么项目?好的,马上做一个调查。各位市民是否知道“菜篮子”的含义是什么?它的内容又是什么呢?

市民:“菜篮子”就是装菜的吗?

市民:有机、无机。

市民:叶子菜、花类菜。

市民:就是市场上那些瓜果蔬菜啦。

市民:菜、鱼、水果、猪肉。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现场的市民,知道“菜篮子”含义的请举手。

黄恒新(广州风行牛奶牧场经理):“菜篮子”工程是1988年提出来的,是肉、蛋、奶、水产品和蔬菜供应保障的工程。

主持人:好的,我还想问问现场的市民,你们对广州的农产品特别是广州的“菜篮子”,你们满不满意呢?满意的请举手。

成太辉(市人大代表):我是市人大代表,来自番禺农科所。我觉得广州“菜篮子”的品种丰富,供应充足。(广州“菜篮子”工作)经过这么多年从源头上抓起,农药超标也控制得很好。我觉得生活在广州很幸福,“菜篮子”的供应很丰富、很满意。

蒋厚泉(市人大代表):比照全国的水平,我对广州的“菜篮子”供应的确是满意的。但是按照广州人的习惯,只是80%的满意。为什么呢?广州“菜篮子”的丰富性是很好的,但是新鲜蔬菜的投放一定要迅速到位。这点做好了,市民就会更满意了。

市民代表:我喜欢吃鸡蛋,还有面条。面食挺好的,像云吞面等等,还有天然的蔬菜等等,都挺好的。

市民代表:品种多了,数量也充足,满意。

市民代表:其实广州的菜品种供应很好,但并不能保证所有的菜都是新鲜的,比如这次买回来的菜,可能偶尔有两三条是不新鲜的,就是这样。

一鸣(媒体评论员):我刚才也举手表示满意,但是这个满意我认为只是良好。市民是希望广州的“菜篮子”供应可以达到优秀。目前有什么问题呢?首先我印象较深的,我记得广州市政府在2013年的时候提出了一个目标:到2016年,广州的蔬菜、蛋、奶的自主供给率要达到50%,猪肉要达到70%,这个是市政府当时的一份文件,要求是2016年达成目标,那不知道现在是否达到了?现在的供给率是多少?这个数据,我认为是关乎我们“菜篮子”供应的质量问题,但是目前在本地农业部门或者其他部门的监管之下,这些农产品和“菜篮子”的品种比较丰富的情况下,我们对“菜篮子”供应的质量也都很有信心。我们希望能够有这么一个数字,目前的,或者是2017年的,广州“菜篮子”主要品种的自给率是多少?从外省的采购又有多少?这个关乎到质量的检测和保证。

叶君(市人大代表):我作为民主党派,我连续6年向广东省政协撰写了关于食品安全的提案。其中2015年就是关于广东省“菜篮子”的意见,所以我觉得我对广州市“菜篮子”工程还是有一定发言权。我自己刚才没有举手说我很满意,但其实作为普通的消费者来说,我觉得满意度还是够的,但是作为人大代表来说,我觉得应该从广州是国际化大都市这个相匹配的角度去谈这个问题。首先,我觉得广州市应该加大农业的创新。因为我们有很多高校,有很多科研院所,其实他们开发出了很多产品。比如现在广州很喜欢吃的蔬菜,很安全很健康,但是开始推行的时候,其实是比较艰难的,我觉得在政府的层面,应该更多地跟高等院校,以及科研院所一起推行农业的创新。我现在觉得仍有欠缺的一点,是广东的天气因素,比较湿热,所以在蔬菜保鲜,如冷链运输和冷链储藏的方面,我觉得仍需要改进。所以我没有举手。但是也不表示我完全不满意。

一鸣(媒体评论员):她提出了一个我很感兴趣的问题,因为我自己感同身受。她说到广州“菜篮子”的创新,这点我印象很深。其实广州这几十年,不断有一些很新鲜很好吃的外来引进品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蔬菜品种慢慢在减少。比如20年前我们吃的玉米笋,刚开始在五星级酒店里吃觉得很好吃,现在也比较少在市面见到。我想知道现在广州“菜篮子”,能否提升我们菜品的质量呢?

刘士哲(华南农业大学教授、绿垠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我是华南农业大学的教授,也是绿垠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刚才一鸣先生提到,怎么样进行广州市的蔬菜或者“菜篮子”方面创新的问题,实际上作为研究单位,比如说广州市农科院,或者是华南农业大学还是其他研究单位,也大量地研究和引进一些新品种,这个是没有问题的。特别是蔬菜,像我们是种植蔬菜的,蔬菜的供应链的创新,这些我相信广州市的很多农业企业,也作了大量的工作,而蔬菜供应品质还有提升的空间。

刘小钢(媒体评论员):我们都知道“菜篮子”工程实施了30年,1988年开始的。但是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记得住我们当时实施的目的是什么。是因为市场上缺菜,没有菜。那个时候只是让大家能吃到菜,至于能吃到什么菜就不知道了。我们也知道,高残留农药的禁止等等这些发展的时间表,大家都是清楚的,都是这十几年才进入到公众视野当中的,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要让大家吃得安全,不但有得吃、够吃,还要吃好,还要吃干净。这种意识的提高,我觉得不仅仅是简单的提高数量,增加供应的品种,而是提高质量,应提到政府工作的议事日程中,我认为这个更重要。所以我的满意度打90分,为什么?提到这个高度,就是对大家的最大负责。

李仲铠(市农业局副局长):简单的回应一下,提到“菜篮子”的含义,其实非常简单,就是一句话,“菜篮子”就是指咱们(市场供应)的菜、肉、鱼、蛋、奶、果这六类农产品,这就是“菜篮子”通常的含义。现在(实行)大市场大流通,南菜北运,北菜南运,东菜西运,西菜东运都有了,但是蔬菜这方面(广州完全)可以做到本地自给自足。现在广州目前的情况,不论是蔬菜还是禽肉,塘鱼生产的自给率都超过了70%,蔬菜甚至超过了100%,所以供应是充足的。但是像猪肉、牛奶、蛋类这方面,由于受到土地、环保各种因素的制约,生产不充足,没办法自给,只能通过鼓励企业到外地设立生产基地、养殖基地,以及认定外地的供穗养殖基地,来确保广州的供应。刚才小钢老师提到的问题特别好,确实是的。原来“菜篮子”的供应已经从数量保障型转到了质量效应型。科技进步是生活提高的一个标志,包括刚才市民讲的我也非常认可,也非常感谢大家给我们提出宝贵的意见,打了分,80分也好,90分也好,85分也好,都是说明,剩下这10分、20分就是我们今后努力的方向。

主持人:说到广州的“菜篮子”,大家现在都觉得品种比较丰富,但是你们买的时候,知不知道“菜篮子”的“身份证”,就是我们所买的这些农产品的“身份证”,你们懂不懂得辨识这些身份证呢?我想问下现场的这些朋友,在农产品的“身份证”当中,目前有四种标签,一个叫无公害,一种叫绿色,一种叫有机,还有一种属于产地的认证。我想问问各位,“三品一标”有多少人知道?我想问问大家在买菜的时候,有看标签的请举手?

吴冠(市人大代表):我是市人大代表,我想知道现在的市场算不算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我们是否能够根据一分钱一分货去判断,是不是贵的就有可能是好的?另外我对这四种标签完全不了解,我也希望了解各种标签档次的问题。

主持人:一直买菜都不知道,“无公害”、“有机”属于什么档次吗?

吴冠(市人大代表):不清楚。

主持人:从来不看标签?

吴冠(市人大代表):确实不清楚。

冯志佳(市政协委员):我是政协代表,也是农产品的生产者。(我的理解)“无公害”指的是无污染、无毒害、安全的食品,是指达到了安全,吃了不会出问题。而“绿色”就是在食品的等级中排第二,就是无污染,有营养,比第一级有营养,主要就是这样。

主持人:你自己界定的都不清楚,那市民就更加不清楚了。

一鸣(媒体评论员):我敢说,除了那些专家,在广州没有人清楚。我是一个总买菜的好男人,去两个地方买菜,首先去菜市场买菜,很少见到这些。我们现在买菜的消费者真的很无奈,就像我很支持“三品一标”,因为我们现在去菜市场买菜总是听妈妈说的,比如“有虫子咬过的菜就是好的”,但是现在基本看不到有虫咬过的菜,那怎么办呢?只能看样子好看。

主持人:看颜值是吗?

一鸣(媒体评论员):是的没错,就只能看菜的颜值好不好看,好看的就是好菜。另外就看价钱。在超市几样标签可能都有,但是会导致你眼花缭乱完全不知道(如何挑选),所以去超市的时候一般都要观察价钱标签。你想一下,最便宜的可能不是那么好,我买的都这样。最贵的又太贵了,我就选中间的,只能这样了。

宋俊文(市人大代表):大家好,我是市人大代表,对于“三品一标”,我想说的是:我自己不买菜,但是这四个标志其实大概都知道。就是包装箱或是袋子上有个绿色的小标签,但是至于让我去分哪个绿色,哪个有机,很简单。因为上面有字写着,无公害或是绿色食品,或是有机认证,都会有这样的写法,还有一个是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但是在实际过程中,最基础的当然是什么证都没有,大部分市场50%的产品什么证都没有办理。第二档是无公害。第三档是绿色认证,最上面那一档是有机认证,但是我个人观点认为,有机不代表就是最好的质量。因为在实际过程中,本地产的农户,很多是散小乱,散小乱的农户在申报有机认证的时候,需要付出非常大的资金和人力成本,出于这方面的考虑,他们通常都选择不做有机认证,所以他们产品一般来说能达到无公害,有一定规模的厂家可以拿到无公害的产品。

主持人:大家竟然对“三品一标”这么模糊,那不如请有关部门给大家解释一下,究竟这个认证是什么,以及消费者能跟着这个认证买到放心的农产品吗?

李仲铠(市农业局副局长):谢谢刚才大家提出了那么好的问题,首先我要非常诚恳地跟大家道个歉,刚才一鸣老师也说了其中一点,首先说明我们宣传解释工作没做好,还要继续努力,这是第一。第二,“三品一标”这是一个新的事物,其实我们也正在逐步推广,还在试点。第三,“三品一标”的蔬菜数量比较少,可能要到一些生产企业,一些大的超市,高档的地方去才有卖。还有嘉宾和市民代表都提到,对“三品一标”有一些模糊的认识,或者不是很正确的认识,所以利用这个机会,我觉得非常有必要跟大家好好解释一下。我想请我们农业技术推广中心给大家详细报告一下。

邓红生(市农业局推广中心):我是广州市农业技术推广中心邓红生,我主要从事农产品质量安全认证管理这方面的工作。“三品一标”刚才也说了,是一种新的质量认证,都是标示着广州农业、我国的农业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化农业发展的重要标志。“三品一标”其实是农业部在农产品质量方面的一个认证,也是在打造一个公共的品牌。目前广州有无公害认定的基地167个,无公害的认证产品有306种,年产量大概是18.38万吨。绿色食品现在有2647种产品,其中涉及“菜篮子”的有18家、25种产品,年产量大概是24.24万吨。能提供有机认证的单位在北京中路,有两家、共11种产品,整体的“三品一标”,广州位于全省的前列。其实很多市民很多时候也会教身边的朋友,怎么样买“三品一标”的产品才能买到最好的。其实,首先我们要知道,在产品包装上,我们要认清LOGO,首先绿色无公害农产品,我们指的是无公害农产品,你仔细看,它的LOGO里会写明无公害产品,这是不是最低级的标志呢?这是一个误区,实际上应该说,“三品一标”是没有高低之分的,都一样是一个质量认证的产品,只不过说它所执行的标准不同,所以价钱也不一样,可以说是体现了优质优价,认清它的标志,这些商标都是注册的。刚才说的“有机食品”,首先国家是统一的,只要是有机认证,一定要打有机的国家标志。我(手上拿的)这个(标志)是北京中路有机认证中心的,也是农业部的官方认证。所以有机(认证)是等于有两个认证标志。再说下一个地理标志的图案,其实很简单,去菜市场买菜,或者去超市买农产品,首先我们要看产品包装,在淘宝买到的或者在其他地方买到的,如发现不是认证的“三品一标”,你可以拨打12345政府热线去投诉,我们会有工作人员马上(跟进)回应消费者。

主持人:其实听到这里,我们消费者有没有什么不了解的地方呢?

一鸣(媒体评论员):我就从一名普通消费者的角度说,刚才那个官员拿出来的四个标志都是以绿色为主,我感觉市民去买菜的时候,就好像变成了去幼儿园,就像在说“记住那个绿色的、圆的,里面有叶子的”。我们是否可以换一个颜色呢?这可能是国家层面的问题,但是我们站在消费者的层面,四种标志可不可以从颜色、形状开始就有区别。就比如我看到的红色的就是地理标志,黄色的就是无公害标志,为什么不行呢?

郑汉林(市人大常委会农村农业工委主任):我是市人大农村农业工委的主任郑汉林,其实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我周末经常也去市场买菜,说句实在话,在农贸市场买菜你基本上很难发现这种标志。目前的农贸市场的管理体系它是很难让你放心的认为这个一定是好的。我们经常也会去超市,超市好一点,一些大规模的超市会有一些标志。但是对一个普遍老百姓来说,要具有这样的理论知识去选肉、菜是很艰难的事情,跟我们的习惯不是很相同。所以今年有位人大代表牵头提出了关于建立“互联网冷链配送体系”的建议,这个配送体系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让我们知道,我们吃的东西从哪来,它的品质、安全性怎么样,让我们吃得放心。安全就涉及到可溯源的问题,你不知道它从哪来,安全性就得不到保证。所以建立一个可信的平台,让我知道我吃的东西是哪个地方生产的,在什么条件下生产的,是谁供应给我的,现在在技术上已经完全成熟了。楼下可以放冷藏柜,下班一到楼下就拿走,那如果我们天天买到同样的东西,比市场便宜,质量可溯源并且(安全)得到了保证,(难道)我们不愿意吗?我想如果有一个这样的平台我不会去市场买菜了。

主持人:谢谢郑主任。

刘小钢(媒体评论员):现在政府要保证它的安全和供应,推行这个“三品一标”就是基于一种理念进行的,但是它有一个最基础的前提,它是一种规模化的经营。比如说某一个农场,某一个公社它有几千亩、几万亩土地可以种菜,然后它有专业的人员去管理、认定、限制某些药品的使用,但是对于另外大部分没有这种管理人员的地方怎么办?我们政府有没有这方面的措施和方法保证在这个地区出产的、不论它是否有机等等,但至少保证它无公害?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切实的举措。如果你真的有这个切实的举措,真正做到了,那我们去讨论“三品一标”的推广、认证、教大家怎么认识才有更大的意义,讨论“三品一标”,非常好,大家肯定可以学,但是你能不能够供应到这么多东西,这是更重要的一个问题。

谭耀文(市农科院研究员、蔬菜专家):我是谭耀文,我一直都在做农业工作,从1980年做到现在。刚才大家提到的问题,都是一些大众普遍关心的问题。这里有两个概念大家可能弄错了,一个就是吃的放心的概念,是“三品一标”里要求的。第二个概念是要吃的好的概念,就是吃好。刚才邓处长说了,“三品一标”为什么要执行呢?其实从数量型变质量型,一定要可溯源。刚才主任也说了,是要可追溯的。在超市里面,产品进超市一定要有“三品一标”,没有无公害以上的标志,都不能进入。在农贸市场里,其实我觉得在安全性中,我认为是可以执行到一定安全等级的。这三个环节要做好,第一是政府的监管;第二是最主要的,是生产企业的自觉和信誉。第三是社会的追求。请大家放心,我们在生产环节里面要求十分严格,含有高毒的农药、化肥产品是根本买不到的,那从外面进来的农产品呢?依靠经常性的飞行抽检,让人根本不知道监管部门什么时候来抽检,故没有这种危害。还有在市场中,每一个环节中都有抽检,所以我觉得在“三品一标”中,在安全、吃得放心这第二个层面中,大家可以尽管放心。

蒋厚泉(市人大代表):刚刚我们谈了这么多概念的事情,其实对我们现在目前职能部门提出的问题是:我们在认定商标和让大家有安全感的情况下,不要弄太多概念的东西,一定要整个跟进好。我们说了那么多概念,都记不清楚了,可是有一点是记得清楚的。因为我本来不想告诉大家我的单位,我来自华南植物园,因为我是做策划的,很多人拿着无公害的产品来到我们这来,他说老蒋这个东西到底有毒还是没有毒?有害还是无害?产品上的一些商标我也弄不清楚,以及我在农民那里买到的蔬菜,很贵,我是花了10倍的价格买的,可是实验室一鉴定,它是一个有问题的蔬菜,因为重金属污染。所以在一个小菜园种的东西不一定是最好的,因此在我们认定商标和它真正实质真相的时候,一定不要让市民(感到)复杂化,要简单化,越简单越好。

主持人:大家既然说到农产品的安全和质量可靠,市民现在只能遵循标签去选择安全食品和农产品,或者质量可靠的农产品。其实这个过程中,市环保局、市商贸委以及工商局、质监局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现在让他们简单介绍一下,市民所买到的有标签的、有“身份证”的农产品的过程中,他们承担了怎么样的工作责任。

市环保局代表:我是市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在土壤污染防治这方面,因为我们国家现在的工作刚刚起步,2016年5月份,国家刚刚发布了“土十条”;12月份,广东省发布了省的“土十条”,2017年6月份,我们(广州)市也发布了市的“土十条”,保障食品安全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在这里我们提出要实施农用地分类管理(的政策):(首先)是优先保护未污染和轻微污染耕地;然后是安全利用我们的轻度和中度污染耕地;同时要严格管控我们重度污染的耕地这样的一种政策。我们环保部门也会配合农业部门做好(农用地的)分级分类的管理。

姚文波(市质监局调研员):我是广州市质检局的,认证工作应该是由认证机构依据一定的技术规范、标准对这些产品服务、体系进行合格评定。在这里,首先第一的应该说是产品品质,是由我们的种植、养殖单位对产品质量安全负责。第二,由认证机构对获证组织进行定期的监督检查抽查,像我们认证机构对有机产品颁发的证书一般都是一年期有效,并且在颁发证书的时候,会依据这些标准,对这些土地上(生产的)产品、种养殖的操作等,进行一些审查,并且最终对这个产品进行一些检验。(合格)发证后,中间过程也会对这些产品进行一些检查和抽检,这是认证机构的监督方面。像我们质监系统,按照国家质监总局、国家认监委对我们这个地方质监部门职责的分工,我们省局也会对这些有机产品和市场上的产品进行抽查。我们区属所在地的质监部门也会对获证组织、生产行为等进行监督检查。我就介绍到这里。

主持人:好的,接下来还想跟大家说说。刚才也有人大代表提到,其实市民想知道的很简单,就是怎样才能吃得安全。刚说到追溯系统,我们请来自优质农场的代表上来跟我们说一说。

范梅红(广州东升农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我们刚才说的“三品一标”,无公害农产品,绿色食品还有有机食品,这三样都是从产地、环境、到质量过程的监管,再到检测,最后制品的把关、市场的监管,(都是)环环相扣去做监管的。市面上买到的一包蔬菜,左边的标签就是我们的食品安全追溯标签,大家可以扫这个二维码,这是蔬菜唯一的身份证码。扫码就可以追溯这包蔬菜是出自哪个产地、哪个田号、种植的时间、采用的种子、农药、肥料、检测,整个过程都可以通过这个二维码扫出来知道它的信息。

主持人:好的,我们找一名现场市民来扫一扫,好不好?

范梅红(广州东升农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您现在扫到的是认证标签,知道这个蔬菜是由哪家认证公司认证的,以及认证的品种、时间,认证的证书编号都可以扫出来,这样的“三品认证”都是有防伪的。并不是说淘宝上买到的标签都可以做到“三品一标”的追溯,所以你扫无公害、或者绿色、或者有机蔬菜都可以追溯到它的认证平台。

主持人: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台手机上的画面是给我们展现了质量追溯的一环,到底它的认证是哪个机构的?

刘士哲(华南农业大学教授、绿垠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实际上“三品一标”,从商品来说,并没有说哪种更高级,因为它的标准不一样。实际上从真正的监管来说,无公害农产品、绿色农产品是政府监管的,有机食品是第三方认证,从标准来说,都是安全的。整个生产过程,包括蔬菜种植的面积,是用农药还是用化肥,农场的检测,统统都是有纪录。也就是说任何的生产过程,我们都可以查得到源头。这个是广州市农产品安全溯源公共服务平台,这是广州市农业局做的一个政府平台。

主持人:连下药的或者说看管农地的工作人员,也能够查到是谁?

郑冬媚(广东从玉农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都能查到,谁收割、谁质检的都能查到。

主持人:好的谢谢,农业生产基地是属于示范基地,当然示范基地在广州并不是到处都有,他们带领着整个农业的更新换代,以及高标准生产的标签和模块。但是作为普通市民,更加关心的是农业部门到底是怎样在这样的基地之外监控着农产品的质量呢?

李仲铠(市农业局副局长):总的来讲,现在认定的基地,从总量上来讲,确实还是少数的。我们正在大力推进溯源(工作),这个目前正在试点。平常怎么管理这些基地,我们有相应的检测体系和监管的体系(进行监管)。

魏文生(市农业局质安处处长):我是广州市农业局农产品监督安全处的处长,魏文生。大家都知道,以前是提吃得饱,现在是吃得好。吃得好指的是质量安全的保证,以前有个别的散小户,会不按规定生产,导致出现一些情况。政府去年加大力度在全国率先推出在镇街一级实行农产品质量安全专职安全员制度,目的就是平时多巡查,多检查。整个广州市的涉农区目前已配备553名专职安全员,这在全国是首创的。另外,在政府层面,国家、省、市、区都会定期做抽检,实行四级联动、定期抽检制度。还有,就是我们的检测体系,市、区、镇(街)还有村和企业,包括合作社都有一些检测网点,整个广州目前有219个(网点)。再有,我们还积极推进广州“双安、双创”工作,积极创建食品安全城市,创建农产品技术安全县,这些工作都在大力推进当中。

廖锦波(市农业局综合执法监督处):我是农业局综合执法监督处的廖锦波。刚才魏处长说了,我们的执法监督部门、监督队伍不是去年才有的,一直以来我们都有执法监督机构、有监督的队伍。只不过根据国家机构改革,去年把农业系统中分布在各个单位的执法职能集中起来,由局里统一成立广州市农业局综合执法监督处,对外也称支队。为了方便加大打击力度,我们对农产品的质量安全监管得很严;对农产品的质量安全,尤其是农药的使用方面,我们的管理很严的。第一个是双重培训,对农户培训蔬菜农作物种植、裁培、管理;培训病虫害防治技术、农药的安全使用、科学使用等,而且菜农还要签责任状,告诉他哪些农药不能用,尤其是禁限用农药是绝对不能用在蔬菜上的。

第二个关键是使用环节,广州市的蔬菜产量比较大,分两方面。第一个是对菜场无公害基地的认证,员工管理是按照农产品安全法来管的,对农药使用、农药购进、农药保管、农药配方等要作记录,并且对农作物的生产,如什么时候种下去的,什么时候用药,什么时候采摘上市等做一个登记。我们去检查的时候,检查发现没有登记的话,我们就按有关条例进行处理。还剩下一部分的散户,我们就加强日常的巡查。日常的巡查也分两方面,第一从去年开始政府很重视,统一招聘一批安全员,主要是到田间(地头)巡查。在销售环节,我们加强对农药店的监管,如发现有违规销售禁用农药的,坚决顶格处罚。

主持人:顶格到多少?

廖锦波(市农业局综合执法监督处):十倍(的罚款)。现在有个条例,好像新调整的,(罚款由)五千元(调整)到五万元,我们(最高)只能罚五万,涉嫌违法的能移交公安的绝对移交。

主持人:实行过没有呢?

廖锦波(市农业局综合执法监督处):有。对农药店巡查之后还是要加强监管,(因为)怕存在漏洞。我们还向社会公布了打假电话、举报有奖电话,号码是12345广州市最高的举报奖励是30万元。

主持人:奖励给举报的市民30万元吗?

廖锦波(市农业局综合执法监督处):是的,如果举报查实之后,按照要求,最高的,可以奖励30万元。

主持人:究竟农产品出现质量问题,公安机关是怎样严厉查处的呢?我们请公安部门来说一下。

嘉宾:我是食品药品与环境污染侦查支队的,我们支队的成立,是为了打击食品药品与环境污染类犯罪的。现在这种案例是极个别的,在广州的一个边远地区,农业局在抽检一个菜农的时候,发现一种四季豆,加入了一种叫做水胺硫磷的农药,这种农药是国家明令禁止在农产品上使用的。这个菜地的菜农为了个人目的使用了这种农药,我们公安机关就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进行立案,判刑判了一年多,罚金也罚了3万块钱。

一鸣(媒体评论员):我记得几年前在广州有一个很轰动的案子,是被央视点了名的。是不是刚才这位警官说的呢?那位涉事的农民后来判了多少年的刑?从增城到市农业部门有没有启动一个追责的程序?有多少官员因为2015年年底发生的这件事受到处分?

李仲铠(市农业局副局长):这件事跟那位警官说的是同一件事,这是比较极端的个案。增城石滩有一个外来农户,姓黄,他确实使用了违禁药物,(最后被)判了一年半。这是新的《食品安全法》公布以来,广州第一例(因触犯《食品安全法》)被抓被判的案子。另外,在这件事上,最后有五个人被(问责)处分了。我还可以给一鸣老师报告一下相关执法监管情况,仅去年一年,全市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就出动了检查人员10.9万人次,检查生产经营场所4.1万多家,共立案623宗,其中27宗移交司法部门处理。总之,我们会死死守住“质量安全”这条底线,认真按照习总书记“四个最严”的要求,即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来加强监管;按照“四个最严”的要求,来做好我们的工作,确保广大市民朋友食用本地农产品的质量安全。

一鸣(媒体评论员):广州的江南蔬果市场,一再被国家(食药监)总局点名,发现一些外来的蔬菜有农药残留,有没有一些措施可以令这些新闻不再发生?我们知道去年广州有四千多万元去做检测,光是江南蔬果市场可能就花了200万元,但是为什么还有这种情况呢?是否会影响到广州市民的吃菜安全?我想请食药监部门说说,近期有没有比较管用、有效的措施。谢谢。

王中立(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市场安全监管处负责人):刚才说的这回事,我简单回应一下。第一,食药监部门应该是农产品监管的最后一道(关口)。日常的监管,主要有三个措施,一是规范它的经营行为,二是加强质量监测,三是查处违法行为。我重点讲一下质量监测,来回应一鸣老师提的问题。质量监测近年来落实了省市政府近两年来的民生实事,肉、菜、鱼天天检。我们在广州的648个农贸市场,106个大型超市,肉、菜、鱼天天快检。2017年,我们一发现不合格产品即下架销毁,大概有一万多公斤。江南果蔬市场这件事应该是去年7、8月份,国家总局飞行抽检时,发现有不合格的产品,进行了公示。我想说的是,国家总局也好,省局也好,各级都有飞行抽检。国家总局抽检,每一个季度在全国各个省都抽查,每个省都会抽两个城市,因为广州是省会城市,是必抽的。因为农产品的消费特点,流通快,一般来说叶菜最多只能流通两三天,瓜果类可能四五天。但是我们监督抽检呢,在座的很多专家也知道,这个检测结果最快都要10天,有的(甚至)要一个月(才能出来),所以它对本批食用农产品的意义是不大的。但是风险监测的目的,比如说在江南果蔬市场的某个白菜有问题,我们就要通过发现的问题,通报给源头(产地进行)治理,加强源头管控,弄清到底是土壤污染还是人为用药,通过源头去规范治理,这是一个目的。第二,为了使我们监管部门能及早发现高风险品种,我们在市场准入方面也采取措施,如发现有不准用的品种,就对这个来源地区以省政府的名义,通告外地省份(产地)对生产者进行严厉处罚;这些我们都是有记录的。去年8月份发现这些问题以后,市政府、我们局非常重视,针对广州的特点,就是市民在买鱼时可能80%是买黄沙市场的,买蔬菜时70%是买江南果蔬市场的,所以去年我们在江南和黄沙市场投入了几百万,进行驻场抽检,回应刚才有位老师提的,这不是抽查,我们是聘请了第三方专业技术机构,在江南和黄沙驻场,天天抽检,黄沙每天抽60个批次,江南抽200个批次。但我也负责的告诉大家,也不是100%都能抽到,因为江南市场每天的交易量大概在700万公斤到800万公斤,大概是8000吨,5吨的卡车要1600台。刚才说了,虽然市政府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但每天要做到全覆盖抽检是做不到的。现在我们争取在江南市场,一周内将这些高风险的档口覆盖抽检一遍。应该说,食品安全没有零风险,但是我们对违法行为是零容忍。

主持人:“菜篮子”不是某一个人的事,也不仅仅是政府部门的事。到了最后,想更多地听听市民的意见。大家有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呢?

叶君(市人大代表):我刚刚听到,我们农业部门的监管工作其实是很辛苦的,但是我觉得这种监管的常态化除了日常抽查、突击检查外,还要让监管常态化,这样市民的消费信心会有更大的提升。

刘小钢(媒体评论员):我希望相关的管理部门,应该有轻有重,重视大家喜欢的、常常需要的那些菜篮子里的东西。至于说其他的创新,更多的东西当然是一种摸索。所以我建议我们以无公害为底线,或者当做我们工作的上线。至于说其他的有机、绿色等等,那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蒋厚泉(市人大代表):今天谈到管理问题,(政府部门)的确很辛苦、很辛劳,能否换个思维,把现在退休的老太太、一些老教授、有责任感的老百姓,通过“选秀”的方法,让这些监督员们去代替他们(政府部门)的(某些)工作,是不是更好一点?公安部门和农业部门做个“选秀”,谁有这个能耐,能够把这个话说清楚,有原则性,就去代替。而且我相信广州市民当中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人。这只是一个方法问题,谢谢。

江伟峰(广州市江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谷总经理、畜禽专家):我从另一个角度说说,包括认证、宣传、执法,这些都是非常有必要的。其实在组织生产模式方面,可能我们的思路要拓宽一些。因为出问题的基本上都是“小散乱”。所以我建议,第一,加强农业合作组织、专业合作社这种抱团的、有组织的生产。第二,重点扶持产业化龙头企业,刚才在座其实都是龙头企业,这些企业有的投入了大量资产、有商誉,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企业是承受不起的。所以一定要逼着企业对质量安全尽到责任。

主持人:其实一日三餐无小事,作为普通市民最关注的,就是“菜篮子”可以带给我们怎样的信心。我们作为市民或者政府一方,大家都是连接“菜篮子”的两头,所以“菜篮子”是一项重大的民生工程。未来我们希望通过群策群力,在法律法规的保驾护航之下,在人民群众和政府部门的共建之下,能让“菜篮子”更加丰富。同时“菜篮子”的内含更能给予市民满足感,如果“菜篮子”丰富,我们的生活更美满的话,就能真正满足我们对生活日益提高的追求,谢谢各位收看本期的《羊城论坛》,我们下期节目再见。